1. <video id="1ktwc"></video>

  2. <source id="1ktwc"></source>
    當前位置::深圳市郵編 > 深圳市郵政新聞 > 國家郵政局該不該收10億元份子錢

    國家郵政局該不該收10億元份子錢

    時間:2013-01-15 08:49:13   深圳市郵編查詢網   訪問:1756次

       所謂“份子錢”,其實就是“郵政普遍服務基金”。就在近日,財政部、國家郵政局組織相關快遞企業召開了一次座談會,會上向快遞企業下發了已形成草案的《郵政普遍服務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暫行辦法》(下稱《辦法》)并征求意見。

      《辦法》給出的說法是,向快遞企業收取“份子錢”,其主要目的是補貼中西部和農村地區等無錢可賺的郵政服務,并保障給邊遠地區群眾提供基本的、低價的通郵等服務。

      《辦法》設想,在我國境內經營快遞業務的企業應繳納郵政普遍服務基金,標準為國內同城快遞0.1元/件、國內異地0.2元/件、港澳臺1元/件、國際2元/件。從業人員20人以下或年營收200萬元以下企業可免征。

      據國家郵政局最新數據,2012年前11個月,全國規模以上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50.3億件,以此簡單測算,相對應的“份子錢”會超過10億元。

      對于“份子錢”的用途,國家郵政局給出了相應的說法,主要用于四個方面:郵政普遍服務營業場所建設和必要的設備購置,以及農村村郵站運營補助;因產權不清或者破產等原因無法確定業主的城鎮居民樓信報箱建設;郵政普遍服務安全、監管、科技和信息等基礎設施建設,此類支出總額不超過當年基金支出總規模的5%;國務院或者財政部批準的其他用途。

      有專家解釋稱,由于《郵政法》附則指定中國郵政為承擔郵政普遍服務的企業,上述補助的工作很多都由其具體負責,因此該基金相當大的一部分將補貼給中國郵政。

      各方齊說“不合理”

      對于國家郵政局擬向快遞公司征“份子錢”的做法,包括企業在內的社會各方,都認為不合理。

      一位不愿透露具體姓名的行業人士明確表示,他對國家郵政總局的做法感到不理解。在他看來,快遞企業根本無法與處于壟斷地位的中國郵政相抗衡,該賺取的利潤都賺到了,同時還能享受國家財政補貼。而現在還要讓快遞公司交錢來補貼它,不管從哪個角度解釋,都無法說得通。

      有快遞行業協會的相關人士表示,近期他們通過座談會、小規模調研等形式了解到,快遞企業對“份子錢”普遍抱排斥態度,認為不合理。大多數快遞企業認為,自己并未參與經營郵政普遍服務業務,何來繳費之說?也有快遞企業表示,繳費可以,但前提是開放該項業務。

      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教授對本刊記者表示,國家郵政局收取“份子錢”,從公平性、規范性、合理性等各個方面來說都存在問題。在他看來,政府應該通過公共財政體系來保障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或是規定中國郵政利潤上繳部分返還用于補貼郵政普遍服務,而非回到開征基金這種行政干預的老路上來。

      關于國家郵政局擬向快遞公司征“份子錢”的消息,已經不止一次。2012年媒體就曾報道過,并盛傳當年9月準備出臺相關辦法,但由于遭到公眾和快遞公司的排斥和質疑,最終相應辦法并沒有如期出臺。

      而事實上,類似不合理的做法之前也曾出現過。在2009年,新《郵政法》有一條配套措施也引發了強烈爭論,即“同城快遞50克以下、異地100克以下由郵政專營”(當時被稱之為“專營門”),這被認為可能會帶走快遞公司80%的業務量。但是消費者并未選擇郵政,最終導致這條規定有名無實。

      成本可能被轉嫁

      也有專家對強制征收“份子錢”感到擔憂。某快遞公司高層人士表示,草案的形成,說明管理部門已經下定決心要收“份子錢”了,“這極有可能是郵政普通基金正式征收的前奏。”他說。

      一旦國家郵政局開始強制征收此項費用,其影響是全方位的。中國交通運輸協會快運分會副秘書長劉建新表示,在目前“營改增”導致快遞物流企業稅負增加的問題尚未解決的前提下,強制收取該項基金,必然加大其負擔,同時導致其經營環境惡化。

      其實,目前國內快遞企業日子并不好過,利潤率普遍偏低。據了解,目前江浙地區的規模較大的民營快遞企業利潤在0.5~0.6元/件之間,而廣東的民營快遞企業利潤更是只有0.3~0.4元/件。以此來估算,“份子錢”相當于抽取了兩成左右的利潤,這會讓已經處于“水深火熱”中的快遞企業變得舉步維艱。快遞物流咨詢網首席顧問徐勇向本刊表示,目前國內快遞企業利潤率普遍只有5%~10%不等,少數快遞企業還能靠量取勝,更多規模很小的企業,則長期在盈虧線上掙扎,甚至入不敷出。

      專家進一步分析指出,屆時,陷入困境的快遞企業只能通過加價讓消費者來承擔這部分新增的費用,進而推高社會物流總成本和老百姓的負擔。專家所言并非毫無道理。日前,就有申通董事長陳德軍、圓通董事長喻渭蛟等行業人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如果非要向快遞企業收取普遍服務基金,快遞企業勢必會將這部分增加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每單漲價1~2元。有業內人士斷言,隨著人工、燃油、土地成本不斷上漲,民營快遞企業的日子越來越難熬,“份子錢”開征之際,也就是快遞業集體提價之時。

      徐勇說:“如果征收郵政普遍服務基金會加重非郵政快遞企業負擔,一旦他們不能承受這種成本,將會通過價格調整的方式將這項成本轉嫁給消費者,其結果是誰使用快遞服務誰繳納郵政普遍服務基金。”

    overm1000部禁片大全免费